2020年5月28日,《民法典》由第十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投票通过。通过后,其中婚宴生活编的“离婚冷静期”的设置引起了较大关注。

在当前环境下,“离婚冷静期”的设置,是有其现实意义的。一来,目前“假离婚”层出不穷,在实际情况中由于“假离婚”引发的民事乃至刑事案件呈上升趋势。“冷静期”可以抑制“假离婚”而导致的“真麻烦”。二来,“离婚冷静期”可以有效预防由于冲动而导致的婚姻终结,降低离婚率,避免因冲动而酿成大错,给自己、对方、子女和他人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切实维护社会和人民的总体利益。三来,这么做还可以让双方重新回顾往昔,有可能可以在这个阶段中发现彼此的优点和好,开始珍惜彼此,促进家庭团结。最后需要提及的是,反复的结婚与离婚,还是对公共资源的浪费,“冷静期”的设置,也可以避免反复操作,节约公共支出。

但,离婚并不仅仅意味着婚姻关系的终结,还涉及到其他的社会问题,在此举两个例子:如果婚姻存续期间育有子女,那么他们的抚养与成长就是一个很棘手的社会问题;再比如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和分配,可能影响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家庭(例如最近的当当)。因此,“冷静期”的设立,可以让整个社会都从中受益。

婚姻是一件严肃的事情,结为夫妻不仅仅是对爱情的见证,更是对彼此一生的承诺。当今部分人“闪婚”“闪离”现象层出不穷,利用婚姻登记谋取利益情况也时有发生,全然是将神圣的婚姻当作了手段、工具和儿戏,这是不可取的。“冷静期”的设置,不仅是让感情存在危机的双方可以好好反思过往,也是让恋人在结为夫妻前进行冷静思考,减少“今天红本明天绿本”现象的发生。

纵观全球,“离婚冷静期”的设置并不少见。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和韩国,这都是已经取得成效的措施。在实践过程中,韩国京畿道水原地方法院试行该制度半年后,协议离婚取消率从6%上升到了23%。考虑到中国2018年结婚率已经下降到7.2‰,但离婚率已经高达38%(在黑龙江甚至达到了骇人听闻的63%),可以认为,在当前婚姻关系被轻浮对待的社会环境下,引入“离婚冷静期”是合适且合理的。

有人认为,“离婚冷静期”会纵容家暴现象的发生,因为在“冷静期”的三十日内,任意一方都可以随时撤回离婚申请,也可以在60日内不前往民政部门领取离婚证,导致受害者无法离婚,要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摧残。事实上,民政部门登记离婚是协议离婚,双方达成一致后在民政部门办理离婚登记,而家庭暴力导致的离婚,往往需要通过向人民法院起诉完成。对于由于家庭暴力而导致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准予离婚。在诉讼前和诉讼中,受害方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组织施暴方的进一步施暴。

还有人提出,草案公布之时在某平台上有过投票,大多数人都不赞成“离婚冷静期”的设立,因此该条的通过有悖人民意志。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我国的最高立法机关是人民代表大会,人大代表都是依法公开公正选举出来的,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意志。但一来该平台用户量仅有3.5亿,只占到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而参与投票的人数则要更少;二来互联网平台消息的传播本就具有诱导性,参与投票的人极有可能在先前已经受到不完全消息或错误结论的引导;三来平台本身就是一类用户的聚合,单一平台的数据往往是片面的。因此,用这种数据作为论据,本身就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目前也有观点认为,有关婚姻相关的法律中,对于女性一方的保护越来越少,而且离婚变得越来越困难。有关女性的保护在实质上是从来没有减少或缺席的,而是法律顺应时代潮流,正在逐步去性别化,真正实现婚姻中的男女平等,并保护婚姻中的弱势群体。实践证明,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弱势一方并不一定是女性:2019年湖南省在商讨《反家庭暴力法》的实施方法时,就提出过“遭遇家庭暴力,女同志找妇联,男同胞该找谁?”的问题,将男性也纳入家暴保护范围。我国婚姻制度在建立之初,为了倡导自由恋爱与自由婚姻,破除包办婚姻的不良习俗,将婚姻大事全权交由个人,可以随意结婚和离婚。但数十年的实行过程中,也暴露出部分人对于婚姻的随意性,“让离婚更难”实际上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婚姻自由,倡导理性婚姻。

法律需要在维护一般人的利益的同时,超越一般人的偏见。本次《民法典》设置“婚姻冷静期”,是婚姻制度上的一次创举,不仅有利于维护社会稳定运行,更有利于维护每一段处在危险中的婚姻关系,切实维护每一个人的切实利益。